欢迎来到中国医界网官网!
首页> 医疗 > 独家观点

这是一道送分题 医院该不该回避利润问题?

2020-10-14来源:admin

最近几天,网上关于医院应不应该谈利润的问题,成为了一些专家学者争论的一个焦点性话题。笔者在拜读无论是正方还是反方的观点时,都为这些专家学者的情怀所深深感动。但同时觉得不容忽视的是,在聚焦利润这一似乎凸显不同价值观话题的背后,更有不同医院运营思路的分歧和新旧观念的碰撞。




几个难以回答但却无法绕过的问题


下面的问题不是在滥用归谬法,而是实实在在摆在我们面前。


问题一:如果回避利润问题,如何评价社会资本进入医疗领域这一制度设计?


中国现在有公立、民营和营利与非营利医院之分。而资本的本性是逐利的,民营资本进入医疗领域就是为逐利而来。如果好的医院不应该谈利润这一观点立得住,那么是不是意味社会资本进入医疗领域所建立的医院都是不好的和不会成为好医院了?换言之,国家顶层设计中关于大力将社会资本引入医疗领域特别是兴办营利性医院的思路是不是需要推倒重来?


问题二:如何看待利润增长与患者用脚投票的关系?


新业态的出现,导致许多行业原来的辉煌和兴盛成为明日黄花。有的银行不是小架端得足足吗?但微信和支付宝等支付方式一出现,不是立马导致许多银行的营业点门可罗雀?有些出租车公司不是牛皮哄哄吗?滴滴一出现不是很快陷入了难以招架的窘境?别看现在的许多公立医院患者如过江之鲤般争相送银子,但我们是否想到,随着增量改革的提速和社会资本大举进入医疗领域,随着医生自由执业的政策壁垒被逐步拆除,随着医生集团、互联网加医疗和医疗超市的出现,公立医院如果自身不改变,那么总有一天会被改变!当一旦患者用脚投票的禁区被完全打破,一个不能吸引患者的医院能不陷入经济上入不敷出的窘境?用另一句话说,假如同等规模,经营模式大致相同的医院,一家因缺乏患者信任而穷得连职工工资都不能按时发放,另一方则因“人和”而利润充盈而活力四射,您说哪一家医院是办得好的医院?


问题三:一个不考虑投入与产出,不关注经济效益,漠视甚至敌视利润的医院能走多远?


无论咱们是否承认,办医院就要花钱,医院大到千万元设备小到一滴酒精一颗棉球,都要用钱去买。现在公立医院的收入主要有政府财政投入和医务人员劳务收入这两块,而原来的药品收入这块已经被“零差率”掉了,这就是摆在医院决策团队面前的现实!医院的当家人固然要有情怀,但没有经济实力支撑的所谓情怀对患者用处几多?从补偿机制来看,不仅医生的劳务收入是他们心血和汗水的积累,要通过提高经济效益把利润蛋糕做大,即使来自政府的投入不也是来自纳税人的腰包?即使将来有一天中国慈善事业发展了,慈善机构的捐助也是需要发挥最大效用的,能“崽卖爷田不心疼”般去充当散财童子?




问题的关键在哪?


医院的利润点应该放到哪里?


这是问题的关键之关键。业内之所以对利润的提法忧心忡忡,社会上特别是患者之所以对医院追求利润闻之色变,其关键在于某些医院的逐利动机和逐利行为达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大处方也好滥检查也好,岂不都是医院摒弃治病救人的宗旨而一心“向前看”的结果?从这个意义上,许多专家对在医院管理中将“利润”这一概念的引入心存担忧,不但不是杞人忧天,而是确有其道理在。但这种思维的“嫁接”却是缺乏逻辑联系的——医院如果向加强管理要“利润”,如果向提高服务质量和改善服务态度要“利润”,如果向包括后勤领域在内的支持系统要“利润”,何错之有?医院追求“利润”的行为,并不能推导出用不正当手段去掏患者的腰包吧?即使在医院管理中引入“利润”这一概念,也不意味着医院和患者之间就由此导致零和的博弈吧?因此我们应该敢于向社会把道理讲清楚,逐步把道理讲清楚,而不是去搞什么语言禁区,连思想都应该取消禁区在,怎么能在某些领域人为划定语言禁区?


医院得到的利润应该用到哪里?


作为中国医疗卫生事业主体的公立医院,通过加强管理也好增值服务也好开源节流也好,由此增长的利润应该放到公立医院这口“大锅”之中,要使其在增强医院活力、促进医院发展、造福广大患者中发挥应有的作用。当然医院自身要在分配中改革激励机制,让员工从多做的奉献中得到应得的物质利益。这里特别需要注意的是,不仅逐利是人之本性,公立医院的逐利欲望和倾向也是一种客观存在,你不承认公立医院追求利润的正当性不能改变这种存在,不仅如此,这种行为还会以一种扭曲的、地下的和更难以发现、难以监管的方式存在下去。因而,在承认医院追求利润之正当性和合理性的同时,监管更要紧紧跟上,钱要用到正地方,不能让利润一边污染医务人员的灵魂一边消解公立医院在患者中的公信力的毒剂!在这个问题上,政府应该有所作为,能够有所作为!


是不是应该破除畏利润如虎的惯性思维?


义利之辨进行了几千年,似乎变成了天问。把“义”和“利”对立起来,是老祖宗造的孽,把这种精神孽债自己背在身上不肯放下,却是今人的蠢举,怪不到老祖宗那里去的。但无可否恩的是,无论今人也好古人也罢,无论“君子”还是“小人” ,没有那个人视物质利益为烫手山芋,“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是一块遮不了羞的遮羞布,而是把话进一步给说清楚了——关键不在于是否“取”,而在于是否“有道”!在深化改革的今天,公立医院形同一叶扁舟,飘荡在市场经济环境的汪洋大海之中,能否铸造一个无视经济效益的体制孤岛,且让其在这篇汪洋大海中扬帆远航?不错,利润不能成为判断一家医院优劣的唯一标准,但经营粗放甚至导致经济上入不敷出的医院决然不是一家好的医院!在健全的市场经济环境和健康的医疗秩序之下,医院的营利状况,不失为衡量和判断其管理水平的一个有用的标尺。




是不是应该破除对公立医院所谓公益性的迷思?

 

在谈到医院的利润问题时,有专家说公立医院医院是以其公益性作为首要属性来突出和追求的,这就涉及到了对所谓公益性的探讨问题了。


有感于对所谓公益性定义的模糊,笔者前些年曾写过一篇题为《“公益性”三问》的言论,其中谈到公益性与公立医院的关系,我认为那种只有政府办的医疗机构才能体现和保证所谓公益性的认识是不靠谱的——“否则就无法解释政府为什么同意民间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了,此外国内外的大量事实也对此做出了否定的回答”。“把政府主导等同于举办,把政府举办等同于公益性,把公益性等同于非盈利,只有非盈利才能保证公平——这完全是错误的逻辑链条。”


对上述观点,笔者至今初衷未改。


当然,鉴于利润这个概念政治敏感度比较高,与公立医院管理联系起来,可能容易让人引起错误引申和解读,但这需要加强正面诠释和宣传的力度,需要一步步廓清认识迷雾,而不是消极地回避问题,更不该自设禁区!

(王秀华)

责任编辑:文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