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img
>
>
由杨子江药业徐镜人逝世想到当初那位领导说感冒喝了板蓝根冲剂

由杨子江药业徐镜人逝世想到当初那位领导说感冒喝了板蓝根冲剂

  • 作者:王秀华
  • 来源:健康界
  • 发布时间:2021-08-02 13:28

由杨子江药业徐镜人逝世想到当初那位领导说感冒喝了板蓝根冲剂

【概要描述】堪称中国医药界“巨无霸”企业的扬子江药业掌门人徐镜人突然离世,成了近几天网上热议的话题之一。

  • 作者:王秀华
  • 来源:健康界
  • 发布时间:2021-08-02 13:28
详情

 

堪称中国医药界“巨无霸”企业的扬子江药业掌门人徐镜人突然离世,成了近几天网上热议的话题之一。

 

 

笔者在一篇文章中读到,作为扬子江药业前身,1973年成立的泰兴县口岸工农制药厂,曾经有过面临被“一刀切”切掉的险境。(深蓝观《中国最大药企灵魂人物意外离世,一个时代正渐渐远去》)据该文说,1981年,为了打压假劣药盛行的现象,“国务院国发179号”文件一刀切式的规定,“严禁乡镇一级开办制药厂”,一个县只能保留一个药厂。在这一政策背景下,徐镜人那个车间只有十几个人,产品也只有几种,产值不过几十万的小药厂就只能面临被关停的命运了。

 

而命运的转机,则来自一则“传闻”——因为该厂生产的板蓝根冲剂对治疗感冒有效,其时的扬州市委主抓工业的一位领导特意对整顿小组提起:“我每次感冒吃几包就好了,你们想办法把它保下来。”此后呢?徐镜人主持的口岸工农制药厂就走上了曲径通幽的路子——从镇办转并到县办,挂上“泰兴制药厂口岸分厂”的牌子,就这样避免了被“一刀切”切掉的命运,更为新中国医药事业之河留下了一脉清泉。以此为转机,4年后的1985年药厂更名为“扬子江制药厂”,一步步走向辉煌。

 

这真是一个充满戏剧性且极富中国特色的故事!

 

面对“一刀切”的政策达摩克利斯之剑,地方政府采用类似“金蝉脱壳”之计予以巧妙化解,既规避了政策红线,又将这家后来为新中国医药事业提供巨大贡献和丰富管理与发展经验的医药企业保留下来。不论那位地方领导当年是否真的喝过板蓝根冲剂,无论那个故事是否属于“传闻”,都无法改变这一板上钉钉的事实,且由此给人们留下了超出这一具体个案的诸多思考。

 

由此联想到,假如当年的泰兴县口岸工农制药厂被“一刀切”掉将会如何?似乎不难断定,处在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大背景和社会转型的大时代之中,假如扬子江药业将因此而不会在这个世界上诞生,但总会有别的“巨无霸”性医药企业出现;尽管中国医药界甚至整个社会上徐镜人的故事不会口口相传,但还会有别的人扛起中国最大药企灵魂人物这一大旗,为践行健康中国的伟大传略做出自己的贡献。

 

但即便如此,当年那种至今仍未能绝迹的“一刀切”政策设计,会极大地扼杀创新精神、窒息社会活力、迟滞社会进步,则是无论如何都难以否认的。

 

假如仅仅依靠地方上在这种政策环境下的变通来拓展企业的生存空间,假如把一个企业或别的什么组织的命运寄托在领导者个人的睿智决断甚至一念之差上,尽管一个扬子江药业之船会扬帆远航,但更多同样富有生机的企业,则会因无法摆脱难以生存的绝境而纷纷搁浅。

 

这就涉及到对政策之“一刀切”现象的审视和评价问题了。

 

这是否属于“懒政”行为?相信很多人都会做出肯定的答复。遇到问题,一禁了之,一堵了之,要多简单有多简单,要多痛快有多痛快,要多利落有多利落!但要区别对待呢?那就要根据实事求是的精神,去深入实际,去分析去探索去权衡利弊,那又有多费力多麻烦多操心?在某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面前,这道选择题,简直是动动脚指头都会算计出来的。

 

由此还联想到最近媒体上关于某些地方规定未注射新冠病毒疫苗者禁入某些公共场所的争论。支持者认为,面对周边国家新冠病毒变种毒株“宾临城下”之局面,以上述方式加快国人新冠疫苗接种率是明智之举;持反对意见者则认为,我国新冠病毒疫苗接种应该遵循“知情、同意、自愿”的原则。双方目前呈“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状态,观点无任何交集之处。

 

面临问责压力,对于各级政府来说,对疫苗接种等事情实行“一刀切”式管理,是极具诱惑力的措施。但是,这种“一刀切”是否会变成“双刃剑”?不仅事涉是否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还可以延伸到如何真正贯彻依法治国之战略的实施,以及依法保障人民群众基本权利等诸多问题。

 

这样扯下去,就有下笔“百”言离题万里之嫌了,就此打住!

 

责任编辑:亦欣

推荐文章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