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img
>
>
>
山东省立医院高血压外科医生蒋绍博:开启高血压诊疗新模式

山东省立医院高血压外科医生蒋绍博:开启高血压诊疗新模式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4-13 18:33

山东省立医院高血压外科医生蒋绍博:开启高血压诊疗新模式

【概要描述】2002年,一位肾癌患者术后罹患多年高血压的意外治愈,改变了蒋绍博的专业视角,也开启了外科手术治疗高血压的全新方向;2007年,蒋绍博在国内率先提出“高血压外科”的概念,缩小了“原发性”高血压的范围,重塑了高血压的诊治思维和流程,深化了人们对高血压疾病的认知,增加了继发性高血压检出率,大大提高了对因治疗的比例。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4-13 18:33
详情

  2002年,一位肾癌患者术后罹患多年高血压的意外治愈,改变了蒋绍博的专业视角,也开启了外科手术治疗高血压的全新方向;2007年,蒋绍博在国内率先提出“高血压外科”的概念,缩小了“原发性”高血压的范围,重塑了高血压的诊治思维和流程,深化了人们对高血压疾病的认知,增加了继发性高血压检出率,大大提高了对因治疗的比例。

  

 

  2013年,蒋绍博出版国内第一本《微创高血压外科》学术专著,标志着他从一名泌尿外科医生向高血压外科医生的转变;近年来,“让医生和公众知道外科手术能治疗高血压疾病,让更多的高血压患者,尽早查明病因,告别药物治疗!”已成为蒋绍博在各种场合努力宣传普及的首要内容,他无限的热忱获得了同行们的纷纷认可,同时,也引来了全国各地的高血压患者……

  “原发性”高血压再认识

  2002年,蒋绍博在对一例肾癌肿瘤根治术后随访时发现,患者罹患“十几年的高血压意外不用吃药了!”马上考虑到是否跟同时全切同侧肾上腺有关,随即调出病历及手术记录,确认为左侧肾上腺腺瘤,0.7-0.8毫米,而B超、CT检查却均未报告。蒋绍博又找到当初CT报告人——山东省医学影像研究所CT室主任巩若箴了解有关情况,得到的答复是“病人的那张CT片,当时的CT扫描层厚为10毫米,没能发现!”

  进一步的临床观察发现,在切除的肾上腺内有不少前期影像检查没能发现的小瘤样结节,而这类患者切除肾上腺后,血压均有改善,或基本恢复正常,再请教医院心内科、内分泌科、影像科等其他科室同事,认识更加清晰:高血压与肾上腺肿瘤、结节有关。

  很多药物控制效果差的恶性高血压与肾上腺疾病有关!蒋绍博清晰地记得,一位28岁男性肾上腺腺瘤患者来就诊时,一天吃4种降压药物,40多片,血压仍控制不住;肾上腺切除术后,患者血压迅速恢复正常,不需再服用任何降压药物。“对很多高血压患者,找到病因,然后对因治疗,效果往往事半功倍。”蒋绍博认为。

  早期认为是真理的内容,不断被新的科学发现证伪或颠覆。医学作为一门既保守、严谨,又追求创新的科学,因为关乎生命、要真正安全有效,正以它特有的步调向前发展。这一发现,也改变了人们对高血压的传统认知,由以往的“高血压属于慢性病,需要长期大量服药,基本不可治愈,也查不出具体病因”,到蒋绍博教授及其团队通过大量临床实践证实的“找到病因,通过微创手术治愈高血压”颠覆性概念。很多已做过肾上腺相关影像检查并没有发现异常的高血压病人,通过系统的肾上腺薄层强化CT及实验室检查,同样会发现肾上腺上米粒大小的结节或微腺瘤,而这类病人在高血压人群中占有相当的比例,尤其在中青年恶性高血压人群中,肾上腺源性疾病往往是导致高血压的背后元凶。

  应该重新考虑教科书上“高血压绝大多数是原发性高血压”的论断。蒋绍博认为,凡事有果必有因,检查手段找不到病因,并不代表没有病因。所谓的“原发性高血压”只是一个相对概念,是指在当时医疗技术水平条件下,找不到明确病因,但并不能判定就是没有病因;随着技术的发展和人们对疾病认识的不断深入,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原本认为的“原发性高血压”一个个查明病因,再定义成“继发性高血压”,并经进一步对因治疗,实现痊愈。

  临床统计显示,目前临床发现的继发性高血压可以占到高血压人群的20%—30%甚至更多,远高于教科书上的5%—10%。

  蒋绍博团队长期随访结果显示,在自2002年以来已完成手术的近4000例各类肾上腺源性高血压患者中,绝大多数高血压得到治愈或明显改善,有近半数的患者术后无需再服用降压药物。

  2018年,北京阜外医院国家心血管中心,针对经蒋绍博团队外科手术治疗、能够追踪到的815例术后高血压患者队列随访调查显示,治愈率达46%,总缓解率达34.5%,综合缓解率达80.5%。

  

 

  开启高血压诊疗新模式

  从开放性手术,到腔镜微创手术,再到机器人手术……科技的进步正在深度改变着医学疆界。外科微创化、内科精准化,随着分子生物学、计算机信息、新材料等现代科学技术在医学领域的普及和应用,使很多曾经的不可思议变为可能,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生命的奇迹。

  传统的肾脏或肾上腺开放性手术,需要在患者腰腹部开一个20-30厘米的口,有时还要锯掉一根肋骨,由于肌肉和部分神经离断,有的患者术后几个月还不能消除腰部疼痛,如果以此为代价,取一个不到1厘米大小的肾上腺肿瘤,很多人会无法接受;而反观现在的腹腔镜手术,一般只需要腹部3-4个0.5-1厘米的切口,熟练的腹腔镜外科大夫仅需一二十分钟即可完成,患者术后6小时进食,第二天即可下床,把创伤降到最小,而且皮内缝合,更加美观,只留下钥匙孔大小的短短一条线,能达到同样的治疗效果。

  回顾高血压外科的发展历程,蒋绍博仍心潮澎湃。上世纪90年代,腔镜技术作为外科学划时代的革命性成果,开始在普外科、妇科、胸外科等专业陆续使用,山东省立医院于1994年也引入一套设备。

  眼看屏幕、操作着器械、视野扩大了若干倍的全新手术方式,引起了蒋绍博的浓厚兴趣,开始在当时的科主任金讯波教授带领下,摸索起这一技术在泌尿外科的应用。“只在书本上见过,根本没见过咋回事!”既没有地方进修,也没有人请教,在互联网尚不发达的时代,蒋绍博只好想方设法查阅国外文献,从姐姐家借来录像机,找妇科、普外科同事借来录像带,反复揣摩。

  从相对简单的做起。2002年4月24日,经过充分的术前准备,精心选取一位20岁精索静脉曲张男性不育患者,在小儿泌尿外科专家吴荣德指导下,蒋绍博作为辅镜手,配合金讯波教授上台,实施第一台微创泌尿外科腔镜手术,开启了医院的微创泌尿外科时代。

  1台、5台、100台、3000台,由简单到复杂,膀胱癌、肾癌、肾上腺肿瘤,体位和手术路径逐步优化,手术时间也越来越短。

  “如何在10分钟内完成1台标准腹腔镜肾上腺切除手术?”经过近20年的积累,蒋绍博已经从一名优秀的传统泌尿外科医生,成功转型为高血压外科医生,把古老的泌尿外科与常见的内科高血压结合,开创了一个新的交叉学科,开辟了高血压诊疗的新方向和新模式,实现了内分泌科的肾上腺诊断和泌尿外科的肾上腺外科腔镜手术治疗完美融合。在他的概念里,手术即腔镜手术!肾上腺源性高血压外科手术,无菌、微创,连抗菌药物都不用,术后6小时进食,24小时内下床,3-5天出院……

  2007年,蒋绍博受国家派遣,走进美国范德堡大学医学中心的手术室,给他带来了震撼,也开阔了眼界:2台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开展手术时,医生在一个房间,病人在另一个房间……“眼前的一切让我看到了什么代表未来外科学的方向!”从以开刀为代表的传统外科手术,到腔镜(微创)手术,再到机器人手术,很多传统的医学概念已经被颠覆。

  重塑高血压疾病的诊治思维和流程。在大量临床病例的支持下,蒋绍博于2007年在国内率先提出了以“病因筛查、微创手术治疗”为核心的“高血压外科”理念,受到国内外同行的广泛认可,成为心内、内分泌、泌尿外等传统学科上的“老树新枝”。许多所谓“原发性高血压”找到病因后,经外科针对性治疗效果显著;仍查不明病因的,再考虑药物治疗,使高血压由原来一味的单纯药物控制,以及以并发症为导向的根据靶器官损伤归科治疗,变为以高血压外科为引导的多学科诊治新模式,实现了源头规范病因诊治。

  2013年,蒋绍博还主持编著了《微创高血压外科》一书,给出高血压外科的定义,在患者适应症选择及诊治方案制订方面,总结出一系列规范的肾上腺源性高血压的筛查及诊治流程,将重点人群放在药物控制不稳定、严重并发症发生率高、危害性大的中青年恶性、顽固性高血压患者身上,引起业内广泛关注。

  蒋绍博的探索,使高血压患者多了一种选择,也多了份希望。2年前,一位青年女性顽固性高血压患者,因反复发生怀孕至35周左右,胎儿就停育,几次引产,大人也已发生心衰,检查确诊为异位嗜铬细胞瘤,因肿瘤靠近大血管,手术复杂、风险高,内科药物治疗无效,辗转找到蒋绍博,经术前多学科会诊,制订详细方案,病人术后康复出院,1年后,成功怀孕生子。

  让更多的病人获益

  高血压并不可怕,高血压引起的并发症才可怕!近30年临床实践中看到的一幕幕悲剧,让蒋绍博越来越感到普及外科手术治疗高血压责任重大。

  高血压号称无声杀手,对人体的危害如同温水煮青蛙,会引发心梗、脑溢血、偏瘫、尿毒症、主动脉夹层、眼底出血等一系列重大疾病,对于顽固性高血压,手术治疗的效果就更加明显。他亲眼看到那么多年轻人,接受手术后不再服药,或者服用少量的药,血压就能控制得很好,能有效避免各种并发症的发生。“做的病例越多,越觉出自己工作的价值!”蒋绍博说。

  十几年来,蒋绍博团队,从每一步操作,到每一次手术、每一位患者,都追求精益求精。他只要在医院,早晨上手术台、去门诊前,下午出手术室、门诊结束,都要再回病房,到患者床前巡视一圈,然后再考虑其它,一天查两次房已成常态。

  会做这个手术的人多了,病人才能真正获益。作为国内高血压外科的最早提出者,蒋绍博清醒地意识到,仅仅依靠自己的团队,力量毕竟有限,只有让更多的医生转变思维、掌握手术要领,才能让更多的患者获益。

  除了手术,他投入大量精力和高度热忱,到全国各地传播、普及、推广外科手术治疗高血压的经验做法、诊疗模式、学术理念,先后到除西藏、青海、新疆等边远省份外,包括台湾在内的近30个省份、近100家医疗机构去授课、做报告,手把手地传授,让全国泌尿外、心内、内分泌等专业的同行,逐步从传统的学科领域走出来,开启多学科交叉融合的继发性高血压筛查、诊治新模式。

  2013年,蒋绍博联合西安交大一附院、贵州省人民医院、首都医科大朝阳医院、深圳市人民医院等8家医院相关专业成立了“中国微创高血压外科联盟”,开展多中心肾上腺高血压疾病的诊治及研究。

  2014年6月29日,蒋绍博应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邀请,第一次出省为湖北省的泌尿外科医生传授高血压的筛查及微创外科手术治疗,随后又先后多次到中国医学科学院附属阜外医院、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等多家知名医院,以及中国心脏大会、亚洲心脏病学会年会等各种场合进行学术讲座,向心内科、内分泌科医生传播“高血压外科”,以改变临床一线医生及高血压患者的观念。

  在同行的眼里,蒋绍博最大的贡献是使外科治疗高血压这一理念在业界、公众中的普及和应用。专门开设抖音账号,一条“高血压与血压高”的短视频,当天阅读量过百万;利用周末到社区、革命老区等基层医院做报告,甚至连请人吃饭,蒋绍博都会不放弃任何一个普及高血压外科的机会,逢人就讲“得了高血压要先查明原因,再有针对性地治疗……”往往朋友聚会吃饭第二天,一桌人竟能有7人到医院来找他开检查单!同样,由于跟每一位患者讲得都很详细、耐心,他上午的专家门诊,也常常要看到一点钟……

  高血压外科“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趋势已经很明显。前些年,来找蒋绍博的病人,由本院心内、内分泌等科医生介绍的多,现在是病人介绍病人占多数。随着手术治疗高血压理念的普及,整个微创泌尿外科手术治疗高血压也进入加速发展期,并已成为医院泌尿外科手术量第一大方向。

  国内外大医疗中心也纷纷成立独立科室,开展高血压病因筛查、源头治理,带动了全国高血压外科的快速发展,国内近30家省部级医院开设高血压外科,每年有来自十多家省部属医院的高年资科主任,到山东省立医院泌尿微创一外科来参观学习。

  蒋绍博有个梦想,就是能在国内某知名大学,专门建个集医、教、研于一体的高血压外科中心,名字可以起得大气些,挂上“中国”也可以,针对高血压疾病开展系统性研究,以更好地为全国的患者提供规范的高血压诊疗服务。

  高血压外科专业全国领先,是山东原创、中国原创,在国际上也没有可比较的,蒋绍博对学科发展充满自豪。中国已经进入重视原创的时代,中国的医学也不应再是一味追赶、模仿西方,而是要挑战传统诊疗高血压的理念,进行独立创新,将健康中国策略和传统中医智慧“治未病”落实到医学实践中。

  来源:大众日报 责任编辑:亦欣

推荐文章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