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img
>
>
从“六不治”到“十慎开”,你不相信医生没关系,医生不相信你了怎么办?

从“六不治”到“十慎开”,你不相信医生没关系,医生不相信你了怎么办?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4-27 09:48

从“六不治”到“十慎开”,你不相信医生没关系,医生不相信你了怎么办?

【概要描述】前不久出专家门诊的时候,碰到一名因为烫伤后瘢痕挛缩,需要做整形和功能重建的患者。

  这个患者病情并不复杂,手术也不是很难,而且手术的预期效果也不错。我本来打算收他住院手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4-27 09:48
详情

  前不久出专家门诊的时候,碰到一名因为烫伤后瘢痕挛缩,需要做整形和功能重建的患者。

  这个患者病情并不复杂,手术也不是很难,而且手术的预期效果也不错。我本来打算收他住院手术。

  在我打算给病人做一下简单的手术讲解的时候,我发现病人的瘢痕部位,有很多尚未擦干净黑色线条。我一眼就看出来,这是某位医生画的手术设计方案。而且很明显,这位医生的手术设计非常高明。

  我问了一下病人又查看了一下就诊记录,发现这位患者在全国各地已经看了不下于十个知名整形专家,在我们医院也看过两三个专家了。

  我问他:你都看了这么多专家了,为什么又来找我看呢?

  他说: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听听你们说的是不是都一样。

  我本来想问问他,这些专家说的到底是不是都一样。但最后,我终于还是忍住没问。

  因为我知道,对于他这种情况,不同专家给的意见肯定是大同小异。

  大同,是手术设计的总体原则和思路肯定都一模一样。小异,是因为不同医院不同专家的个人风格和习惯,在一些细节处理上,有时候有一些小的不同。这些小的不同根本分不出什么优劣,完全是科室传统和专家个人习惯使然。

  如果真能分得出优劣,那劣的方法早就被淘汰了。

  全国专家都分不出优劣的东西,一个对医疗一无所知的外行想分出优劣,可能吗?真以为自己久病就能成良医啊?

  但是,总会有一些病人,非要绞尽脑汁的试图在这些本来没什么优劣之分的地方分出优劣,非要找到自己心目中最完美的治疗方案,并为之耗费巨大的时间和精力。

  最后,我客客气气的对这位病人说:我没有什么更高明的建议给你,你看过的这些专家,水平大都不比我差,有一些还是我的师长,他们比我高明的多。如果这些专家都不能让你放心和满意,那我更不能。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病人走了,去考较下一个专家了。

  看着他走了,我长出一口气,庆幸自己又躲过了一颗地雷。同时又不免为同行担忧,担心哪位最终踩到这个地雷。

  当然,还有一种很大的可能,是这位患者最终会落到某个莆田系民营医院手里,那也算是求仁得仁。

  前段时间的时候,医疗行业内流传着一个“十慎开”的说法。

  所谓“十慎开”,是指对以下十种病人,医生开刀做手术务必慎重!

  十万个为什么的;

  满口专业术语的;

  特别容易激动的;

  带着录音设备的;

  谈到风险退缩的;

  黑眼圈高颧骨面相焦虑的;

  卖车卖房来看病的;

  跪下来求你开刀的;

  看过5个以上专家的;

  某些特殊职业(比如记者、律师)的。

  我估计,每一个高年资外科医生看到这个风险清单,都会有种心有戚戚焉的感觉。

  我并不认为这个“十慎开”说法是百分百的对,但你不能不承认:这个清单里所罗列的这十种人,全部都存在极大的纠纷隐患。医生接手这十类患者,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

  这十类患者中,“卖车卖房来看病”的患者属于客观条件导致不良后果承受能力差,容易有过激行为;某些特殊职业,比如记者律师,属于医生招惹不起。

  而其他的几种,都是对医生极度不信任的患者。

  你可以不信任医生,医生自然也可以选择不信任你。对这种极度不信任医生的患者,医生是高度不信任的。

  医患双方应该是什么样的关系?

  在我看来,医患双方,应该是齐心协力共抗病魔的战友。

  生死相托的战友之间,应该互相有绝对的信任。如果面对敌人,友军之间各怀鬼胎,互相提防互相戒备,把大量的时间精力用于内耗,那这仗还怎么打?

  当然,这只是一种理想状态。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很难指望,本来是陌生人的医患之间,一见面就顺利建立起那种生死相托的绝对信任。

  医患互信的问题,不只是在今天才有。事实上,几千年来,中国医生始终面临着这个问题的困扰。

  与今天的“十慎开”对应的,是古人的“六不治”:

  据《史记•扁鹊仓公列传》:人之所病,病疾多;而医之所病,病道少。故病有六不治:骄恣不论于理,一不治也;轻身重财二不治也;衣食不能适,三不治也;阴阳并,脏气不定,四不治也;形羸不能服药,五不治也;信巫不信医,六不治也。有此一者,则重难治也。”

  这六不治里面,除了第四第五条属于病情太重所以不治之外,其他都是医生对某些患者的浓浓怨念:不讲理的治不了,舍不得花钱的治不了,不听医嘱改变生活习惯的治不了,信巫术不信医生的治不了。

  这“六不治”与“十慎开”,相隔千年时光,却异曲同工,令人唏嘘。

  孙思邈在《大医精诚》中,对医生提出了极高的道德要求:

  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

  坦率的说,前面的话,我很赞成,但后面这句,我觉得实在有点强医所难。

  孙老爷子是皇帝赏识的名医,大概没有人敢去骂他,更没有人敢去砍他。所以可以大言不惭的要求医生们: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

  但作为一个普通医生,对这种要求,我个人是难以接受的。

  医生也是人生爹娘养的,医生也有父母妻儿,医生也有七情六欲喜怒悲欢,医生也是有血有肉的凡夫俗子。

  您孙老爷子是“药王”,是圣人,我们不是。您有神医名号加成,有皇帝恩宠保护,我们没有。

  医生也是凡夫俗子,你可以要求医生对患者“皆如至亲之想”,但你不能要求医生永远都不“自虑吉凶,护惜身命”。

  趋利避害,护身惜命,这是人的本性。

  在面临家国大义的时候,医生自然可以不“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

  面对新冠疫情,医务人员可以舍生忘死共赴国难,不自虑吉凶,不护惜身命。

  但是,面对一个根本不信任医生,甚至极度敌视医生的患者,医生自虑一下吉凶,护惜一下身命,似乎也是人之常情,没有什么可指责的地方。

  我很早之前就曾经说过:中国媒体长期以来对中国医疗行业的丑化和抹黑,中国某些部门对涉医暴力的纵容和不作为,一定会同时伤害中国的医生和患者。而最终受伤害最大的,肯定是中国患者。

  信任这东西,是相互的。

  你不能指望医生一边在前面为你冲锋陷阵,一边随时提防你背后给医生来一枪。

  你可以选择不信任医生,医生也可以选择不信任你。

  你对医生极度不信任,那医生对你肯定也是极度不信任。

  你把医生当成敌人警惕和提防,医生自然也会把你当成敌人警惕和提防。

  相信我,在保护自己这方面,情智双高而且经验丰富的医生们,绝对不会输给你。

  事实上,这些年,在现实的教育下,中国医生的自保能力都在飞速的提高。

  这个“十慎开”,就是医生从实践中总结出来的血泪经验,每一个“慎开”后面,都是无数个惨痛的甚至血淋淋的教训。

  你不相信医生,没有关系。

  医生不相信你了,怎么办呢?

  来源:烧伤超人阿宝公众号 责任编辑:亦欣

  免责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在此向原作者表示感谢。除非无法确认,本网都会标注作者及来源。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

推荐文章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