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img
>
>
医生职称改革终于启动!下基层,评审标准将大降

医生职称改革终于启动!下基层,评审标准将大降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12-14 16:21

医生职称改革终于启动!下基层,评审标准将大降

【概要描述】近日,人社部、国家卫健委联合制定的《关于深化卫生专业技术人员职称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开始公开征求意见。2019年医改重点任务要求2019年9月底前,由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负责完成医生职称改革指导意见。虽然晚了一年,但医生们终于迎来这项改革。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12-14 16:21
详情

  近日,人社部、国家卫健委联合制定的《关于深化卫生专业技术人员职称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开始公开征求意见。2019年医改重点任务要求2019年9月底前,由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负责完成医生职称改革指导意见。虽然晚了一年,但医生们终于迎来这项改革。

  希波克拉底的誓言告诉我们:我愿尽余之能力与判断力所及,遵守为病家谋利益之信条,并检柬一切堕落和害人行为。我之唯一目的,为病家谋幸福,并检点吾身。因此,作为一名医生,毕生应该遵循的信条和追求的目标显然就是“为病家谋利益”。

  然而,医生也是人。眼见周边的人一个个评上了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职称,享受到了“专家”“教授”的名与利,工资蹭蹭蹭的向上涨,谁心里不起波澜?

  《征求意见稿》确定的职称改革有哪些变化?从征求意见稿来看,评审偏向临床靠拢,破除唯论文、唯学历、唯奖项、唯“帽子”的四唯趋势明显,但怎么落地仍有待商榷。职称改革最大亮点,职称下基层,给基层评职放水,强制上级医院医务人员在职称晋升前必须下基层,但笔者认为,给基层放水和下放职称评审权限的做法,或许会直接导致职称在人们心目中的“光环”崩塌,只会加速职称评审体系衰亡!

  破除四唯,学术造假一票否决

  一直以来,卫生专业技术职称评价制度备受诟病,特别是职称评审中四唯——唯论文、唯学历、唯奖项、唯“帽子”等倾向比较普遍。

  本次《征求意见稿》明确指出,突出实践能力业绩导向,科学设置评价标准,破除唯论文、唯学历、唯奖项、唯“帽子”倾向,鼓励卫生专业技术人员扎根防病治病一线。不把论文、科研项目、获奖情况、出国(出境)学习经历等作为申报的必要条件。科学合理对待论文,在职称评审和岗位聘任各个环节,不得把论文篇数和SCI(科学引文索引)等相关指标作为前置条件和评审的直接依据。对在国内和国外期刊发表的论文要同等对待,鼓励更多成果在具有影响力的国内期刊发表。不得将人才荣誉性称号与职称评审直接挂钩。

  在附件提出的临床服务量中也可以看出,在医生职称评价中突出实践能力业绩导向很明显,然而,是否具有普适性依然是一个大问题。这恰恰说明,方向对了,路依然不好走。

  特别是“不把出国(出境)学习经历等作为申报的必要条件”,实际上只是明确不能把出国出境学习经历作为申报的必要条件,并没有把国外学习经历剔除在外,在执行上,如果这点仍是加分项的话,只有国内学习经历的医生仍然处于弱势,在这种情况下,境外学习经历估计依然会是职称晋升的“必要条件”。

  

 

  此外,针对评职称要发表论文带来的学术造假问题, 这次《征求意见稿》也非常有针对性地提出:完善诚信承诺和失信惩戒机制,实行学术造假“一票否决制”,对通过弄虚作假、暗箱操作等违纪违规行为取得的职称,一律予以撤销。

  尽管《征求意见稿》说的很坚决,然而只要晋升职称还要学分、论文,它就必然会出现造假,即使不是“必要条件”或“前置条件”,只要是“加分项目”或参考条件,造假也在所难免。学术造假“一票否决制”也难以落实到位。

  所以,针对征求意见稿反馈中,很多网友建议大改,改得彻底一点,学习美国人只有主治医师和住院医师两个职称;废除计算机考试、废除学分、废除论文;更加紧密的结合临床。

  笔者也建议减少职称层级,将原本五级改为两级。一个是执业准入级,比如依据《执业医师法》、《护士条例》以及以后的《药师法》对相关从业者实施全国统一的执业考试,获得相应资格才能从事本专业技术服务工作。第二个是技术水平级,如取得医师职称后,干满一定年限后,由执业机构自主评价是否具备独立执业带领团队的能力,授予“主诊医师”资格,在医疗机构里实行主诊医师负责制。

  废除学分的建议,笔者也十分认同,因为医学是一个必须终身学习的职业,一个好医生不可能不学习,目前信息来源渠道非常多,学习也是无时无刻不再进行,而这些又是学分无法评价的。

  降低评审标准,就是饮鸩止渴

  本次职称改革,用降低职称评审标准鼓励人才向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流动,但笔者认为这也许就是饮鸩止渴。

  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引不来人留不住人是一大顽症。为此,医药卫生改革政策也一直希望“职称评审”能够发挥一定的作用。多年来,很多地方一直在探索在实践,一个通用的办法就是降低基层人职称晋升的条件。

  

 

  《征求意见稿》在鼓励人才向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流动时,提出三条利好政策:

  一是完善基层评价标准。凡在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工作的医师、护师,可提前一年参加相应专业的中级卫生专业技术资格考试。本科及以上学历、经全科专业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合格并到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工作的,可直接参加中级职称考试,考试通过的直接聘任中级职称。对基层卫生专业技术人员的论文、科研和职称外语不作要求。对长期在基层服务、业绩突出、表现优秀的卫生专业技术人员,可适当放宽学历要求,同等条件下优先评聘。

  二是改进评价方式。各地可单独设立基层职称评审委员会或评审组,对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卫生专业技术人员实行“定向评价、定向使用”,取得的职称限定在艰苦边远地区或基层有效。

  三是落实服务基层制度。执业医师晋升为副高级职称的,应当有累计一年以上在县级以下或者对口支援的医疗卫生机构提供医疗卫生服务的经历。援外、援藏、援疆、援青以及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处置中表现优秀的卫生专业技术人员,同等条件下优先评聘。

  这些举措,归纳起来就是降低基层职称晋升标准,给基层评职放水,强制上级医院医务人员在职称晋升前必须下基层,看起来对基层很好很宽容,可以比较轻松快速获得职称晋升,然而从长远来看,是否意味着基层职称缩水,是否预示着未来基层的医疗服务能力更不被群众信任?

  以笔者看,其实解决目前基层留不住人才问题,也许有其他更好更有效的办法,比如给予更加丰厚的基层津贴,这个津贴可以与工作年限直接挂钩,与岗位挂钩,不在基层不享受,但实在不宜与代表职业素养、业务能力、知识水平的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以及国家职称评审挂钩,因为这样给基层放水和下放职称评审权限的做法,或许会直接导致职称在人们心目中的“光环”崩塌,只会加速职称评审体系衰亡!

  教授变成“叫兽”,专家变成“砖家”,很多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只能是“基层的”和“某某单位的”。也许今次卫生职称评审改革后再过多年,卫生高级职称就跟北京的官、广东的钱一样,一抓一大把,不再稀奇了,现在已经可以看见一些迹象了。

  (徐毓才) 责任编辑:文墨

推荐文章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