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img
>
>
澳洲沙漠小镇医生执掌腾讯医疗的心得:从解决医患信任关系破局

澳洲沙漠小镇医生执掌腾讯医疗的心得:从解决医患信任关系破局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9-15 11:55

澳洲沙漠小镇医生执掌腾讯医疗的心得:从解决医患信任关系破局

【概要描述】腾讯医疗副总裁吴文达,2019年7月从盖茨基金会来到腾讯,有可能是所有互联网巨头医疗项目leader中唯一的医生。

20年前他在新西兰学医,而后在澳大利亚一个沙漠小镇当医生,几乎认识了所有的病人,“白天能看到他们,晚上也能看到他们,就像家人一样。”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9-15 11:55
详情

腾讯医疗副总裁吴文达,2019年7月从盖茨基金会来到腾讯,有可能是所有互联网巨头医疗项目leader中唯一的医生。

20年前他在新西兰学医,而后在澳大利亚一个沙漠小镇当医生,几乎认识了所有的病人,“白天能看到他们,晚上也能看到他们,就像家人一样。”

这一段经历,让他体会到基层医生和家庭医生制度的重要性,影响至今。

2020年腾讯全球数字生态大会期间,吴文达接受了八点健闻的专访,他说希望解决用户的核心问题,病人和医生有一个更紧密的关系。“我们希望做到的是,这个患者就是这个医生来管,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这个医生去解决,不能解决的话,就转诊给一个更好的医生,这就是一个家庭医生分级诊疗最核心的观念”。

差不多可以理解为,给有需要的用户,都匹配一个像澳大利亚沙漠小镇上的吴文达那样的医生。

这是一个远大的理想。

当前中国医院一个典型的现象是:三甲医院人满为患,基层医院门可罗雀,这背后的根本原因,是资源分配不平衡。吴文达说:“患者现在还往上跑,因为他们觉得,第一,基层质量不好;第二,对基层医生没有信任”。

正在进行的医改,正是希望通过分级诊疗解决这个问题,卫健委主任马晓伟有一次接受采访时说:“分级诊疗制度实现之日,乃是医疗体制改革成功之时。”

这不是腾讯医疗独有的思路,其他互联网公司也有提出了类似的愿景。

腾讯的优势之一,可能在于用户规模。微信12亿活跃用户,都可以通过微信支付的“九宫格”以及各种公号、小程序进入腾讯医疗的生态。

腾讯的微信医保电子凭证已经覆盖了全国31个省,激活人数过亿;电子健康卡,落地20个省、接入1500多家医院。当年吴文达了解病人依靠的是像家人一样面对面接触,而现在,只要获得授权,就有可能查看各种检查报告、病例档案。

这符合腾讯“连接者”的定位。

不过,基层医生的能力也需要提升,否则连接起来也解决不了信任的问题。吴文达说,“我们现在更关注的是怎么样可以让这些乡镇、村的医生对接当地病人的时候能力可以有更多科技的辅助,可以慢慢帮他提升”。

这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尽管用户规模巨大,并不是在九宫格一个位置就能解决问题。“不是以前QQ/微信一铺就全国人可以覆盖,我们还是要埋头苦干,一个个县、一个个城市、一个个医院慢慢去做”。

这也不是一个很快就能赚到钱的业务,吴文达在采访中一再强调不着急赚快钱。例如目前很多公司的主要收入是医药电商,他认为解决的只是表面问题。

不过,一方面是需要埋头苦干很长时间,另一方面又赚不到快钱,能维持多久?

关于理想,有两句话常被提起:“理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吴文达今天所说的理想,哪一句会更适用?可能要多年以后回头再看才会知道。

 

 

△吴文达,曾在新西兰奥克兰米德摩尔(Middlemore)医院担任住院总医师,而后成为麦肯锡公司战略顾问,领导了其大中华区医疗健康业务。2015年成为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北京代表处副主任,负责医疗领域。2019年7月加入腾讯医疗,担任副总裁。

从医经历:意识到基层医生和家庭医生制度的重要性

八点健闻:你做过医生,能否具体讲讲那段经历?

吴文达:20年前我在新西兰学医,后来去了澳大利亚,去偏远地区给病人看病。为什么会想到去偏远地区呢?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之前在医院的大临床部做医生,就是开药和做手术,病人看完就走了,刚开始还行,干了三个月就觉得麻木了。我真的很想和病人贴得更近,想真正去帮助病人,并且建立更亲密、长期的关系

澳大利亚的中间是一个大沙漠,出门看诊的时候也要开飞机,我管的是这个沙漠小城镇里全部的病人,白天也能看到他们,晚上也能看到他们,就像家人一样。我在那里待了6个月后,这个小城镇的病人几乎都认识了。

八点健闻:这6个月在沙漠一个小城镇当医生的经历,你观察到了什么?

吴文达:观察到很多系统性的问题。系统性问题恰恰不是一个医生能解决的。所以,我希望在系统性问题上,比如在公共卫生政策方面可以做一些突破,这样帮助到的人可能更多。所以我后来在美国当地,以及在国内盖茨基金会做了很多与医改、公共卫生领域的项目。

八点健闻:当医生以及在盖茨基金会的工作经历,形成了你对医疗行业的哪些基本看法和对腾讯医疗的哪些思路?

吴文达:我会觉得基层医生和家庭医生制度的重要性不可忽视,我在盖茨基金会工作的时候,一般是通过政策引导、资质认证去实现公共卫生领域的一些改进,而现在到腾讯工作,可以有不一样的尝试,可能在互联网技术上有更大的突破,这也是我来腾讯的初心,结合我的经验以及腾讯的力量,在这方面发力。

不着急赚快钱

八点健闻:在互联网上做医疗,难免会有KPI考核,这也是你第一次到互联网公司工作,你怎么看?

吴文达:我觉得有些时候互联网行业太过于看重KPI,比如每天的收入,甚至处方转化率。就是看多少个病人后开了多少处方,处方转化率越高,就是药卖得越多。说到底,就是把线下以药养医的做法放到线上,把线下已经知道的系统性的问题,在线上放大。这属于赚快钱。

八点健闻:意思是你们目前不着急赚快钱?

吴文达:我们不打算这么做。

八点健闻:腾讯有给你定KPI吗?

吴文达:一定是有个KPI存在的,比如短期内团队要有一定进步,但合同上并没有说,两年、三年、四年要把这个项目做起来,是没有的。

八点健闻:你自己有定什么目标吗?

吴文达:我是想做出一个产品,这个应用是非常多样化的,真的不是一个小工具打天下,如果那么简单的话,医疗的问题就不存在了。

我们现在面对的问题是多方面的、复杂的、多系统性的,而且这个是社会性的问题,因为医疗服务的定位是公共属性和社会属性的,不是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轻易可以解决的。

(八点健闻)

责任编辑:文墨

推荐文章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