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img
>
>
“决定性作用”论入党章了 咱还把头埋沙里?

“决定性作用”论入党章了 咱还把头埋沙里?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10-05 15:55

“决定性作用”论入党章了 咱还把头埋沙里?

【概要描述】党的十九大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其中同意把“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写入党章。对目前不断深化的医改来说,此举有助于进一步夯实医改思想基础,进一步梳理思路,同时客观上也对当前不时出现的某些干扰医改正确方向的错误思潮起到了当头棒喝的作用。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10-05 15:55
详情

  党的十九大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其中同意把“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写入党章。对目前不断深化的医改来说,此举有助于进一步夯实医改思想基础,进一步梳理思路,同时客观上也对当前不时出现的某些干扰医改正确方向的错误思潮起到了当头棒喝的作用。

  “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已经写入党章了,某些人还能把头埋沙里,拒不承认医疗市场的存在?

  承认不承认医疗市场的存在?这本来是一加一等于二的常识性问题,但在某些所谓专家学者眼里,似乎连这点居然也成为问题了,更有甚者,竟然断言“医疗卫生是很特殊的领域,不是用市场机制就能解决的”。事实上,不仅作为特殊商品的药品同样具有一般商品所具有的属性,即使医生这种最主要的卫生人力资源,在健全的市场经济大环境之下,不也同样受劳动力市场的规律所支配?可某些人却偏偏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像鸵鸟般把头埋进沙里,对在医疗领域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持拒斥态度。

  至于他们的理由,说来说去无非是在医疗卫生事业的所谓重要性和特殊性上做文章。

  说到重要性,无非就是医疗属于特殊行业,关系到人的生命和健康之类的理由,试问现实生活中人们的衣食住行,有哪一项不直接或间接地关系到人的健康和生命,何止仅医疗卫生这一领域?如果凡是关系到人的健康和生命的领域一概拒绝市场机制的介入,是不是意味着主张重新回到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粮票、布票和肉票等票证时代?“民以食为天”,生病会死人,挨饿同样要死人,假如粮食购销统统由国家包下来,一旦私人通过市场进行贸易就继续被定罪为“投机倒把”,人民就会重新饿肚子;假如猪肉依然按计划凭票供应,大家就依然会为得到肥一点的肉而不是瘦肉去巴结牛气哄哄的肉店售货员。一过上几天好日子就想折腾,这是国人诸多贱毛病中的一种!好在“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这一重大决策已写入执政党党章这种最高层级的政治文件,这岂非国家之幸,人民之幸?

  谈到医疗领域的所谓特殊性,说来说去,无非是医患信息高度不对称,医生身兼消费者代表身份云云,但仅凭这一特点,是完全无法推导出废掉“市场之手”,由政府这“一只手”直接和全部包揽医疗卫生事业的结论的!须知信息不对称是在任何领域都存在的普遍性问题,解决这一问题的最为灵验的钥匙,恰恰是“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而不是废掉“市场之手”,让政府包打天下。

  “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已经写入党章了,还应该让那种在医改争论中的“泛道德化”和“泛政治化”言论大行其道吗?

  何谓“泛道德化”?正如有人所指出,所谓“泛道德化”,是将道德意识无限扩张和放大,以至越位和扩张到其它领域,并进而迫使其它领域的本质属性下降于次要和从属的地位,使其变为服务于道德和表达道德的工具。

img

  不久前,有人撰文将“看病”同“做买卖”完全对立起来,仿佛“看病”这等高尚这等神圣的事完全不该和“做买卖”产生什么联系,仿佛一提“做买卖”就是不地道不光彩就是见不得人的事情。更有意思的是,一旦有人占据了这个虚拟的道德制高点,许多反对者竟立马心虚气短、乖乖就范,仿佛即使不把头夹进裤裆,也会闹个面红耳赤,羞于见人。这算怎么回事?“做买卖”不就是市场经济环境下的正常市场交易?正如李克强总理所说:“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也应该是道德经济。”在这种健康经济环境下的“做买卖”或曰交易是公平交易,完全是阳光下的行为,何必人为将其污名化?把“看病”和“做买卖”之间划一条不允许逾越的红线,看似人道得不得了高尚得不得了神圣得不得了,但仅仅是一种空想而已,事实上既不符合医疗卫生事业发展规律,在实践中也难以行得通——即使公立医院,你不花费银两去“买”,连一滴酒精一团棉球也得不到,遑论其它?再说了,现在国家大力倡导的政府在医疗卫生领域内的许多购买服务之行为,不也是一种有“买”有“卖”的“做买卖”吗?

  回想这些年来,在有关医改方向的争论中,有的人总习惯于将具体问题提升到道德层面去审视去评价,习惯将自己经不起推敲的观点用大词汇包装,然后再用大帽子唬人,就像鲁迅先生当年所说:“拉大旗作为虎皮,包着自己,去吓唬别人。”由于思维定势的影响,这种做法居然很容易收到奇效。

  事实上不仅在医改问题上,甚至在其他改革领域的争论中这种现象也屡见不鲜,试想“姓社姓资”的争论困扰了我们多少年?如若不是邓小平他老人家当年凭借独有的政治权威和足够的政治魄力打破这个“魔咒”,它不知还要困扰我们多少年!

img

  “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已经写入党章了,那种对“两只手”实行“一根筋”式解读的错误认知还不该受到抵制吗?

  不仅是党的十九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在党和国家的其它重要文件中,有关“决定性作用”的完整表述,均是“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这就说明,“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之间的关系,不仅不是互相对立的,而是互相补充互相促进的。但这些年来,某些反对在医疗领域发挥市场机制的人,有一个共同的思维误区,就是对“两只手”实行“一根筋”式的错误解读——把二者完全对立起来。在他们看来,似乎一提到市场机制,就意味着政府的监管之职被弱化,事实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人生下来为什么有两只手?那是用来共同发力和形成合力来解决问题的,社会宏观治理中“市场之手”与”政府之手”的作用也可做如是观,即通过共同发力和作用互补,以矫正其中某一只手失灵甚至双失灵状况的产生。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事实上对政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即要求政府无论游戏规则的制定也好,实施过程的监管也好,都要建立尊重市场规律的基础之上。

  自改革开放以来,从“姓社姓资”的争论到邓小平南巡讲话中关于“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这一论述,从在党和政府的纲领性文件中出现的“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到将其中的“基础性作用”界定为“决定性作用”,这不仅仅是提法的改变和完善,而意味着认识的不断深化和国家改革进程的不可逆转,同时也是执政党勇于自我革命的一个鲜活的例证。而中国的医改,仅仅是整个中国改革大潮中的一朵浪花而已,因而绝不允许和整个国家的改革方向背道而驰。任何以医疗领域的特殊性为由,主张自外于整个国家改革方向和进程的言行,都值得对其保持高度警惕! (王秀华)

  责任编辑:文墨

推荐文章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