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医界网官网!
首页> 权威 > 医界视点

【独家观点】“当看病不谈钱的时候,医改就算成功了”,是这样吗?

2019-02-11来源:中国医界网

文/王秀华

   《当看病不谈钱的时候,医改就算成功了!北大医学部书记的一席话,振聋发聩!》这是始发于某纸媒,后来在网上广为传颂的一篇文章。文章中那位某大学领导关于“看病不谈钱”的大声疾呼,引来了阵阵喝彩与雷鸣般掌声。

    但是,这里有一个概念必须厘清,那就是主张医生看病时不谈钱,还是主张医患双方所有人等都不能谈钱?

    从文章语境来看,这位大学领导人在两端游移的同时似乎倾向于前者,但可惜留下了令受众通向其他想象空间的渠道——看病时医患双方都不应谈钱。

    到底是该领导人故意含糊其辞还是相关媒体做出了不准确的解读,我们尚不得而知,但其中的是非曲直,却容不得半点含糊,必须一一梳理清楚。

    第一,医生诊治时不应该谈钱甚至不应该动谈钱的念头,但绝对不等于诊治疾病可以不花钱。

    医生在诊疗过程中应心无旁骛,心中只有对患者的关爱和为其解除病痛的渴望,而不能将与疾病无关的“钱”字引入思考范围,更不能公开谈钱;而患者呢?因没有“钱”的“第三者插足”,从而对医生充满信任与尊敬——这当然包括医患双方在内的所有人都望眼欲穿的充满诗意的情景。

    但在实际上的诊治过程中呢?处在市场经济环境之下,医院用于诊治的所有仪器和手段,能够与“钱”这个字分割开来吗?须知即使是时下大力凸显其所谓“公益性”的公立医院,假如离开了钱,连一滴酒精一个棉球一厘米纱布都无法得到!遑论诸多非公立医疗机构?明明离不开钱又在表面上拒绝“钱”的介入,是不是扭捏作态地过了点儿了?

    第二,不允许医生直接同患者去谈钱,但总有人要谈,不仅要谈,还要一笔笔去计算清楚。

    比如包括公立与非公立医疗机构在内的所有医疗机构,其财务科第一是谈钱,第二是谈钱,第三还是谈钱。在谈的同时,还要在如何提高经济和社会效益方面为决策团队发挥智囊作用。一旦离开了这个“钱”字,不仅这个科室失去了存在的理由,甚至连医院也尽快关门大吉好了!

    一个不注重经济效益,一个不考虑投入产出,一个对“钱”字视若无睹的医院,不论你挂营利性医院还是非营利性医院的牌子,都会失去基本的生存条件。

    第三,医院谈钱与向患者腰包里掏钱之间,万万不可划等号。

    医院的正常运营离不开钱。可喜的是,随着社会保障体制的逐步健全,在医患双方之外,医保方强势进场,作为患方代表参与利益博弈,这不仅大大改变了患方单兵作战所形成的弱势地位,也为制约医疗机构的逐利倾向提供了重要保证。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钱”字所蕴含的博弈,将在更加健全的舞台上展开,在这种制度环境下,刻意渲染和放大医患之间关于“钱”的话题,是不是有点不合时宜了?

    第四,要着力防止对“钱”的污名化。

    人类发明了“钱”,本来是源于交易的需要。善者用其行善,恶者用其作恶,时下包括医务人员在内的芸芸众生则用其养家糊口,“钱”本身是没有罪的。

    如果是明明涉及经济互动的双方,都刻意板着一个个正人君子的面孔刻意回避那个“钱”字,那么答案只有两个,要么是傻子要么是骗子。

    须知即使崇尚“仗义疏财”的梁山好汉,不也在“大秤分金银”么?对“钱”做万般憎恨状,做嗤之以鼻状,做不共戴天状,实在大可不必!要知道《皇帝的新衣》只不过是一则寓言而已,如果演绎成现实版,就只会贻笑大方了是吧?

    第五,历史的教训不应忘记。

    说到“看病不花钱”,不能不让人联想起当年的所谓“吃饭不要钱”。

    其时大办公共食堂,大家都屁颠屁颠地蜂拥而起地去吃公共食堂的“大锅饭”,结果呢?胡吃海喝与铺张浪费并存,是坐吃山空,是由吃饭到喝汤到汤也没得喝,然后是大家一起饿得眼珠发蓝。

    这种教训,真不应该在包括医疗卫生在内的任何领域重演了。

    第六,要向前走而不能开倒车。

    上面谈到的文章中,曾谈到那位大学负责人声称:“医院的运行完全是资本主义的,市场实际上就是资本主义的,我们必须解这个扣。”说句实在话,直到现在在键盘上敲打这篇文字,我还是不相信上面的话真得出自一位高校领导之口!

    邓小平他老人家早就说过,资本主义有计划,社会主义有市场,且这一观点目前已经得到从坊间到庙堂的广泛认同!事实上这一重大理论观点,早已经成为我们坚持改革开放的定海神针了,时至今日,怎么能在市场和资本主义之间划等号?这种迎风臭十里的陈腐观念,这些早就应该扔进语言垃圾箱的词汇,这种令人产生时空倒错、不知今夕何夕的奇谈怪论,为什么居然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为什么得不到应有的批评反而引来阵阵掌声与喝彩?真真是奇了怪了!

    还有据说那位大学负责人曾大声疾呼:“我呼吁回到从前”,试问要回到哪个“从前”?计划经济时代还是更早的“从前”?

    从发言者的语境看来,很容易令人猜想到是怀念改革开放前的计划经济时代,那时的农民靠“一根针,一把草”来治病,那时在城乡二元结构中社会保障领域之碎片化的“低水平,广覆盖”,就那么值得怀念?

    须知社会在发展,时代在前进,咱们都不能甘当大战风车的唐吉坷德,更不能试图拔着自己的头发试图离开地球。

    当然,拜读前面所提到的文章,感觉那位高校负责人在谈话中也不乏真知灼见,如“医疗是个无底洞,没有满意的医疗”,如对“病人选医生”制度一针见血的批评,都不乏思想的闪光,令人心生敬佩。      但谬误就是谬误,在大的是非问题上万不可模棱两可。

    芸芸众生,大千世界,个把人故作惊人之语没什么,但大家在口口相传前首先要过过脑子!这些年来,总有人时不时在仔细揣摩大众心态后,精心画个大饼然后抛到天上,引来众人的阵阵欢呼与馋涎欲滴,但掉下来的究竟是冰雹还是石头蛋蛋,不知大家仔细思量过没有?


              (作者系山东省医院协会原秘书长、山东省医院报刊暨新媒体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责任编辑:文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