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医界官网!
首页> 名家

威海市立医院消化内科邵春忠教授:老骥伏枥促康健 春风化雨育英才(上)

2019-01-10来源:中国医界网

编者按:多年来,邵春忠教授凭借其精湛的医术及高尚的医德,成为威海众多肝病患者及医护人员信任和敬重的知名专家。他用精湛的医术治愈了成千上万的急性肝病病人,他治疗的丙肝成功率高、复发率低,乙肝控制率高达95%以上。由于本文篇幅较长,将分上下两篇刊登邵教授的事迹。


    这是一个初冬的早晨,天气有些微冷,笔者带着采访任务赶到市立医院消化内科门诊的时候,分诊台的护士告诉我,邵春忠教授早已经开始了门诊诊疗服务。

    邵春忠教授祖籍威海乳山,是乳山名老中医邵志崑老先生嫡孙。2003年,年过六十岁的邵春忠教授,从西安市传染病医院肝病科主任岗位上光荣退休。他本可以从此含饴弄孙颐养天年,或者留在本院享受返聘专家待遇,可老人家却义无反顾选择返回老家威海,想为威海人民健康保障发挥余热。

    在获悉老教授的心愿后,市立医院党委经过研究决定,聘任邵春忠教授为威海市立医院消化内科主任医师。受聘之后,邵春忠教授不但主动担负起肝病门诊病人的诊治及管理,同时每周坚持为住院肝病病人查房,十几年如一日,奔波来去,风雨无阻,令人敬佩。

“能够在垂暮之年发挥余热,给家乡父老乡亲解决健康问题,对我来说是件幸福的事”

    早晨的内科门诊大厅里坐满了侯诊的患者。诊室外走廊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猜测今日邵教授会很忙,笔者心里不由有些忐忑。敲了敲9号诊室的门,在隐约听到一句请进后,推开门走了进去,只见满头华发的邵教授正在为患者进行诊治。

    为了不打搅邵教授正常工作,笔者轻手轻脚移到对面桌后,想等着他闲下来的时候再进行采访。谁料一个病人刚刚离开,伴随清澈的电子语音提醒,另一个病人拿着门诊病历和就诊卡推门走了进来。邵教授歉意地对笔者点了点头后,未等歇息,又开始了新一轮问诊。

    这是一位年轻妈妈,乙肝病毒携带者,几年前在邵教授的帮助下平安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孩子,这次来是想要二胎,咨询邵教授是不是要按照几年前的方法,在怀孕七个月左右再进行免疫球蛋白注射。

    邵教授看过她的病历和检查单后,笑着对她说:“你这次怀孕不用再做治疗了,你身体内的乙肝病毒已经被机体给抵抗住了。你放心,保持好心情,注意营养,会养出个健康的好孩子。”听到邵教授这么说,这位准妈妈脸上顿时笑成了一朵花,欢喜不已跟邵教授道谢。

    据了解,邵春忠教授对防止乙肝病毒母婴垂直传播有独到的经验,曾经应用乙肝免疫球蛋白孕期注射联合婴儿出生后乙肝疫苗及免疫球蛋白注射治疗的方法,使数百名孕妇受益。乙肝病毒母婴垂直传播阻断率高达99%。

    其中有一位李姓乙肝病毒携带孕妇,一胎所生的孩子因为母亲的缘故感染了乙肝病毒,当她意外再次怀孕后,担心二胎生的孩子也因为她感染上乙肝病毒,焦虑忧心之下,孕妇慕名找到了邵教授,在邵教授的帮助下,应用上述方法,成功避免了二胎宝宝感染乙肝病毒的可能。

    不过邵教授说,近两年,这个方法基本已经停止使用,他根据国内外最新技术选择在乙肝携带孕妇孕后期应用替诺福韦酯来抗病毒治疗,该方法切实有效,乙肝病毒母婴垂直传播阻断率高达100%,为减少威海市乙肝病毒母婴垂直传播做出了巨大贡献。

    询问病情,解释,安慰,叮嘱……一个多小时里,邵教授一直跟患者说个不停。笔者在一旁都替他觉得有些口干舌燥,问老人家要不要喝点水休息下。邵教授摆摆手道:“我干传染病这么多年,上班后从来是不吃不喝。这样做既避免了上厕所,也能尽量保护自己不被传染。不过虽然身体遭罪,但我不后悔。我很感谢市立医院能够给我提供这么一个专注于学术的平台。在这里,我可以心无旁骛,专心给人看病……能够在垂暮之年,得以发挥余热,给家乡父老乡亲解决健康问题,对我来说是件幸福的事。”

    是啊,老人家放弃了跟儿孙团聚的机会,退休之后还千里迢迢来到威海,来到市立医院,来为威海父老乡亲的身体健康排忧解难,若没有发自内心的对医生这个职业的喜欢,对家乡人民的热爱,他又怎么可能拖着年迈之身在市立医院消化内科门诊的岗位上坚持这么多年?

    “做事认真,人品好,医德好,技术好,服务态度好。”得知采访邵春忠教授,市立医院消化内科门诊坐诊大夫车金玲赞不绝口,她说:“邵教授每次坐门诊都是提前半个小时到医院,从早上开始一直忙到中午12点,有时候甚至忙得耽搁了吃午饭。等到下班,老人家累的几乎都站不起来了……”

    多年来,邵春忠教授凭借其精湛的医术及高尚的医德,迅速成为威海市众多肝病病人及医护人员信任和敬重的知名专家,年门诊量达7000余人次,他用精湛的医术治愈了成千上万的急性肝病病人,他凭借高尚的医德,使绝大多数慢性肝病患者依从性良好,得到有效的治疗,未发展为肝硬化。他治疗的丙肝成功率高、复发率低,乙肝控制率高达95%以上。


“设身处地,将心比心,想患者之所想,急患者之所急”

    繁忙的诊疗之余,邵教授告诉笔者,行医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跟患者发生过冲突。他以为医者与患者之间,首先是人与人的关系,然后才是治疗与被治疗的关系,对患者来说,疾病需要治愈,心灵的失落也同样需要关爱去填补。要花多长的时间治好一个病人,就得用更长的时间进入病人的心理,设身处地,将心比心,想他们之所想,急他们之所急,这样才能真正赢得病人最真心的托付和信任。

    邵教授说这些话的时候,态度十分诚恳,声音听起来也非常好听,娓娓道来,让人不由自主产生好感。用这样的声音问诊,加上和蔼可亲的态度,自信的表情,高超的医术,很难让前来就诊的患者及家属们产生不满。

接近中午的时候,一名前来就诊的中年妇女进门就满脸不高兴,指着自己的腹部跟邵教授语气很冲地说:“我老爸是肝癌,最近我这个部位有些不舒服,我就怀疑是不是我也肝不好?你可得给我好好看看!可别糊弄我!”

“您最近查病毒了吗?”邵春忠教授并不因为患者语气不好而态度上有什么变化,依然用和蔼的语气,用患者能够听懂的词汇跟患者交流。

    “查了,都在正常范围。查来查去也不见给查出什么问题,白花钱了……”患者拧着眉头,满脸怒气。似乎她身体不舒服罪过在医生这边。

    “肝部这个囊肿不是问题。”邵教授边看病历边用肯定的语气道。患者的神色瞬间轻松了许多。不过眉头依然皱着,迫切地望着邵教授道:“可我就是觉着这里不舒服。”

    “你听我的,你肝没问题,现在可能是胃有问题,你乐意的话,就去做个胃镜看看。”邵教授柔声细语地跟患者商量,“还有,你最好再做个尿常规,我觉得你肾脏可能有点问题。等做完检查你把结果拿来我看看。”

等病人走后,邵教授对我说,他考虑这人是乙肝相关性肾炎。虽然患者主诉的焦点在于胃部,临床思维的展开也往往会围绕着胃部做文章,但做医生一定要“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在疾病的诊断上,要慎之又慎,要围绕病人主体病症,将病人看作一个总体进行综合分析,这样才能揭示疾病的真实面貌,才能做到不漏诊不误诊。

    说着话又进来一位老年患者。这名患者是来复诊的。看过病后邵教授劝她,“你再不要额外花钱买药吃,你听我的,就吃我给你开的这俩药就成了。其他的不要吃了,别再乱花钱。这俩药坚持吃,足够把你的病治好。”邵教授显然是替患者心疼钱包了。他这可真是把病人当亲人,一切出发点都是为了病人着想。邵教授用其言行证实了一句话:“拥有高超的医技不过是治病救人的基本,而一颗大医精诚的心才是医者的瑰宝,是医者安身立命的根本。”

    医者生而为人,生而为众人。邵春忠教授没有惊天动地的豪言壮语,只是用细水长流的温度,持续温暖前来求医问诊的人们;用春风化雨的耐心,为患者们排忧解难;用水滴石穿的信念,数十年来默默地在行医路上砥砺前行。又在退休之后回到威海发挥余热,在市立医院这个促进百姓健康的平台上开出了一朵璀璨杏林之花。

孙思邈在《大医精诚》中曾说:“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求寒灵之苦……”

    邵春忠教授真可谓是不折不扣的大医。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侯艳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