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医界网官网!

俞卫:数字和人工智能技术能否控制医疗费用?

2021-01-06来源:admin


医疗费用长期不可控

经经合组织(OECD)经济学部2013年发表了一份报告,根据2006至2010年的经济、医疗费用和人口变化数据预测经合组织未来50年(2011-2060)医疗服务和长期护理费用平均增长率超过GDP1.9个百分点,和金砖6国(增加了印度尼西亚)超过2.1个百分点。


更为严重的是,即使采取积极控费政策,医疗和长护费的增速仍然超过经济增速,说明一部分费用增长是不可控的。

导致费用持续超速增长的因素中,人口老龄化是大家比较熟悉的,但是医疗服务人力资源实际价格(去除通货膨胀后的价格)的持续增长是另外一个非常重要,但常被忽略的因素,鲍莫尔的不均衡增长理论清晰地揭示了这个问题

停滞性行业

普林斯顿大学鲍莫尔教授在50多年前提出了一个理论:在社会发展过程中,一些行业基本没有改善人力成本效率的空间,因为人的时间就是产品,例如服务性行业,鲍莫尔称其为停滞行业



典型的例子是乐师,贝多芬的四重奏在1826年演奏时是四位乐师演奏40分钟,今天还是4位乐师40分钟演奏,乐师的生产效率在近200年中没有提高,但是乐师今天的薪酬去除通货膨胀之外是1826年的23倍。


鲍莫尔教授称其为 “成本病”:在生产效率停滞行业从业人员的薪酬提高并不是该行业的生产效率在提高,而是由于其它行业生产效率提高导致从事停滞行业人员的机会成本增加。

刚性需求导致价格增长

如果社会对该行业产品的需求是刚性的,例如医疗和教育,那医生和教师的薪酬会随着制造业等高生产效率人员的薪酬相应提高,导致医疗服务和教育的实际价格长期持续增长。


鲍莫尔在理论提出25年后的研究发现医疗和教育去除通货膨胀因素之后实际价格都在增长,而且这种增长在公立和私立系统中均存在。由于医疗服务和教育的需求都是随收入提高而增加,这两个领域人力资源的投入在不断增加。



虽然每位医生看一个病人的时间不能显著提高,但各种新技术投入提高了疗效,延长了寿命。但是医疗服务质量提高还没有达到减少患病率,降低医疗服务长期需求的程度,只是增加了人口老龄化对医疗服务的需求,因此也不能改变医疗服务人力密集型的内涵。


 

医药技术创新能否突破鲍莫尔成本病?

 

鲍莫尔成本病源于医疗服务的高比例人力成本。医药技术创新有可能在两个方面突破鲍莫尔成本病的魔障。

 

一是治愈型的创新药和基因免疫等技术发展可以显著减少对医疗服务的需求;

 

二是人工智能和数字技术可以减少医疗和长护服务中的人力需求。前者是通过需求降低费用,后者是解决“成本病”的根源。

 

当数字化技术和人工智能可以大规模替代医疗服务中的人力资源,鲍莫尔成本病才有可能解决,成本才会下降,这也许就是技术创新在医疗服务应用中的发展机会和方向。

 

参考文献

1. Eric Helland and Alexander Tabarrok, “Why are the Prices so Damn High? Health, Education, and the Baumol Effect”2019, Mercatus Center, George Mason University.

2. William J. Baumol, “Health Care, Education and the Cost Disease: A Looming Crisis for Public Choice”Public Choice, Vol. 77, No. 1, The Next Twenty-Five Years of Public Choice (Sep.,1993), pp. 17-28.3. William J. Baumol, “Macroeconomics of Unbalanced Growth: The Anatomy of Urban Crisis”,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Vol. 57, No. 3 (Jun., 1967), pp. 415-426.

 

俞  卫


上海创奇健康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曾任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国务院医改办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波士顿大学医学院助教授,美国联邦退役军人医疗系统卫生经济中心和斯坦福大学卫生政策中心研究员。研究领域包括卫生经济政策分析、医疗保险支付方式、医院管理与绩效评估。

来源:创奇健康研究院      责任编辑:亦欣

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在此向原作者表示感谢。除非无法确认,本网都会标注作者及来源。如有侵权请及时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