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医界网官网!
首页> 医疗 > 独家观点

健全现代医院管理制度 “拦路虎”在哪?

2020-10-16来源:admin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完整而清晰地地阐述了健康中国战略,其中明确提出了健全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要求。尽管此前中央对此屡有提及,甚至国务院办公厅还专门以国办发〔2017〕67号文件的方式下发了《关于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指导意见》,但在惜字如金的党的十九大政治报告这一最高层级的政治文件中将其列入,其意义之重大当不言而喻。


健全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拦路虎”在哪?窃以为,时下有两只“老虎”形成“双虎把门”之态势,必须将其“扳倒”。如若不然,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这一工作有可能如同过去许多正确的要求一样,将会为纸上谈兵这一成语提供新的例证。

第一,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道路上的最大“拦路虎”,是在某些地方,有关政府部门和公立医院的关系中乱象依然存在,特别是广为诟病的越位、缺位与错位现象并存的状况未能得到根本改变。




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一个重要前提条件,是需要为医院自身的内部管理营造一个相对稳定和最大限度规避外界非正常干预的外部环境。唯有如此,才能为公立医院营造一个相对独立的内部管理制度的正常运行空间。中国有句俗话叫做“上级天大”,这是几千年封建社会所积淀的精神陋习,时下依然根植于许多人的潜意识之中,且在政府相关部门和公立医院的关系中若明若暗、若隐若显地存在着。如果现在的公立医院依然处于政府之附庸的地位,如果“政府之手”时不时伸进医院,今天“管”一下,明天“理”一下,医院就只能无所适从、穷于应付,哪里还有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生根、发芽与成长的空间?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医院内部制度体系建立得再科学再合理,不也形同一张废纸?


回顾医改进程我们不难发现,自新医改工程启动以来,关于政府对公立医院实行“管办分开”的要求,已然成为庙堂和坊间的共识,而公立医院的“去行政化”,也已成为业界内外越来越强烈的呼声。但呼声归呼声,要求归要求,事实上某些地方政府部门对公立医院进行的非正常干预减少了没有?所谓“去行政化”与事实上的“再行政化”两种截然相反的取向是不是一直处于彼此拉锯的状态?当然不能不承认,在“管办分开”已经成为“主旋律”的当前形势下,对这一主张持明显反对态度的声音是基本上销声匿迹了,但有没有“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行为?有没有偷换概念,借所谓医疗卫生事业的所谓“公益性“”躯壳,而使公立医院的“再行政化”还魂的状况?




当然有与上述情况相反的曙光和希望在。许多地方积极贯彻中央关于医改的顶层设计,在深化医改特别是探索“管办分开”的实现形式这一中敢于啃硬骨头,且啃得有滋有味。如山东省举全省之力在公立医院大力推行法人治理结构,据说深圳市将立法保障公立医院独立运行,这都是极具创新意义之举,对约束政府对公立医院运营的非正常干预,起到的是“防火墙”与“隔离带”的作用,用这样的途径对政府行为进行规范,就有望把政府对医院的监管纳入法制化轨道,就有望把政府在处理同医院的关系时的“自由裁量权”压缩至最低限度,就可以对公立医院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提供最基本的条件、最强大的动力和最重要的保障!如果这些改革的“大动作”能适时得到大面积推广,其积极意义将不可估量。


总之,政府职能归位之日,就是建立现代化医院管理制度取得实质性突破之时。

 

第二,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道路上的另一只“拦路虎”,是思想解放远远没有到位,是思想观念严重滞后,是时至今日,试图用计划经济的钥匙去开启中国医改难题之大门者仍大有其人。


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灵魂是“现代”而不是过去。这就要求在这项工作中既要遵循医疗行业所具有的特点和规律,还要积极吸纳当前国际现代医院管理的成功经验,更要与时俱进,立足于社会转型期的中国国情,坚决走出传统观念的误区。广而言之,当前我们的国家处于新的历史时代,治国理政要有新思路,医院管理同样也要有新思路。正是从这个认知角度出发,才使我们得以对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这一要求的意义,产生更为精准更为透彻的认识。


纵观我们国家的改革进程,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顺应历史潮流和时代要求的正确抉择,也是立党为公这一“初心”在新的历史时期的不二选择。但从围绕医改方向的争论中我们不难看出,许多人不是与时俱进而是抱残守缺,明明身处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中,脑袋里装的却还是计划经济时代的条条框框。在前进中一遇到问题,不是往前走而是在原地兜圈子,甚至试图从计划经济时代的“武器库”中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假如这种思维方式得不到清算甚至任其泛滥甚至听任其干扰我们的改革方向,不仅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这一工程无从谈起,甚至取得的改革成果也有丧失的危险。回顾这些年来在事关医改方向的问题上,把医改仅仅归结为财政投入问题,从而将政府定位为“散财童子”者有之;主张政府像管理军队般把公立医院和其中的医务人员“管起来”者有之;主张政府以“保姆”的身份把所谓“看病难”和“看病贵”问题一股脑儿“包下来”者亦有之。如果上述观点大行其道,那就是“用通往天堂的美好愿望来铺设一个国家通向地狱之路”(德国诗人荷尔德林语)。而一旦走上这条道路,沿用计划经济时代形成的公立医院管理模式就是了,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之必要性与重要性从何谈起?其外部和内部的动力与压力何在?这一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的医疗卫生事业极具意义的工作焉能不被归于伪命题之行列?


因此,健全现代医院管理制度这一要求又一次提醒我们,对那些借医疗卫生事业“公益性”之名而主张开倒车之实的言行,仅仅保持一般意义上的关注和抵制是远远不够的,怎么办?




一是持之以恒地坚持解放思想,坚持从根本上正本清源;

二是对上述倒退观念保持百倍警惕,勇于讨论和争论,须知沉默就等于放纵;

三是像山东省目前所做的那样,对改革成果从法律和制度层面予以固化,使之难以逆转。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自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以来,“依法治国”已经成为国家的重要战略方向,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所做的报告,更为我们描绘了中国法治建设的升级版蓝图。而作为基本医疗卫生制度“立柱架梁”的关键制度安排,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则是国家法治建设向医院这一领域的辐射和合乎逻辑的延伸。尽管这一工作牵一发而动全身,尽管前进道路上有诸多“拦路虎”在,但目前毕竟正在进入不可逆转之势。将这一工作载入党的十九大报告,这是中国医疗卫生事业发展史上的里程碑式事件,更为极富奉献精神和创新意识的当代中国医院管理者提供了一展身手的广阔舞台!(王秀华)


                                              责任编辑:文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