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医界官网!
首页> 专题

【散文】我是医院的一只“小候鸟”

2019-04-29来源:中国医界网


    作者:杜宜阳

    我和医院的缘分从我还没有出生就建立了。我作为医院的“孩子”是特殊又幸运。

    刚记事时,听到120急救车的鸣笛声,我就会告诉身边的小伙伴,“听见了吗,那是县医院的车”。从那时起,医院在我的心灵深处有了一份重要的位置。

    作为医院的孩子,我好像特别“早熟”,对医院的三三两两的事也了解颇多。

    上幼儿园那年,甲流爆发。我那时不懂什么是甲流,只记得妈妈在公园和我一起玩,接到电话后,赶紧带着我到医院,把我交给同事照顾,自己换上一套特别严实的衣服,坐上120车执行任务去了。

    小学时,妈妈在心内科连续三年过年值班,我就陪着妈妈一起值班,生与死在这里不过一线之隔。心脏不好的大多数是老人,每当医生护士去查房时,那些老人的眼中都会流露出对康复的迫切和对生命的渴望。从那时起,我便明白了什么叫“责任”。

    在医院,像我这样的孩子有很多,像妈妈这样的医生、护士也很多。她们用平凡的每一天去书写不平凡的一生。

    虽然生活不可能如想象般美好,但也不会是想象的那么糟。我们这群特殊的孩子,节假日没有陪伴,晚上没有爸爸或妈妈的夜读,但是我们的童年也不比其他孩子差。医院的叔叔阿姨很关心我们,每学期期末都会组织学生座谈会,对我们的学习给予鼓励。团委的姐姐经常带领我们去做志愿服务,每年暑假都会对高考的大哥哥、大姐姐进行奖励,让学习生活丰富多彩。这也让我们的爸爸、妈妈全身心地投入工作。

    人从出生到老年,肩上永远担负着责任。它们如潮汐般随着长大渐渐涨起,随着老去渐渐落下。或许我们经常会因为劳累和挫折而颓废失落,可有些人,仅仅是活着就已经拼尽全力。而延长和保护他们的生命,就是医生所担负的重任。

    于是,在鞭炮声和消毒水味道的医院,他们度过一个又一个新春。他们有子女,也有自己所牵挂的人。他们也盼望着阖家团圆,灯前儿女话家常,但他们的内心更多盛放着患者的安危。大年三十的喜庆依然难掩如蚍蜉般弱小而坚强的生命。在他们心中,对未来的全部期待就是生命的再度复苏。他们的每一滴汗水当面对生命的再度复苏和展翅时就已消失,但那不是凭空消失,而是深深滋润了他们的内心,并继续支持着他们坚持下去。

    春节期间,千万别和在岗位坚守的他们聊天。因为只要你一开口,他们就会想念起亲人和病愈患者感激的泪水。有失有得的感叹总会总结成一句话,那就是“与责任前行,生命不息,希望不止。”

    医院的孩子就像一只只“候鸟”,跟随着值班的爸爸、妈妈们逐渐长大,直到羽翼丰满,振翅九霄,与蓝天搏击,与白云共舞。

本文作者杜宜阳:初三学生,母亲任职于沂水县人民医院

(责任编辑:侯艳艳)